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线上娱乐,亚洲城在线娱乐



ca88亚洲城(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十五章:谁与争锋!(二合一)

    见到宁渊动作,众人终是惊醒了过来,纷纷失声道。(wWw.k6uK.cOm)

    “这就是之前大会上夺走天龙珠的那个人族!”

    “百圣联手,竟连一击都难以抵挡,这实力如此恐怖的人族,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潜入魔渊的?”

    “这还用说么,定然是圣魔一族那个贱人在暗中搭桥,两人勾结一起,欲要图谋吾魔渊至宝,该死啊,六位王上呢,为何还不现身将这人族诛杀。”

    “是啊,诸位王上呢,还有魔皇,为何到现今都不现身,难道要这么眼睁睁的让此人得逞么?”

    点破宁渊身份,又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的众人,此刻面上是一片惊怒交加,虽摄于宁渊威势,无人胆敢上前,但那高呼之声却是不断,这并非是他们愚蠢到了现今仍旧看不清局势,而是心中的恐惧让他们不敢看清,就好似那落水之人,明知手中抓着的是一根一扯就断的稻草,也要死死握住,不敢放开丝毫。

    众人高声呼喊,闹得场面一片混乱,但宁渊却是毫不理会,迈步直向那中央天坛走去。

    而此刻,在天罪一枪重击之下,圣源逆转大阵已然破碎的中央天坛之中,亦是被这陡然变故惊呆的苏暮晚晴,怔怔的注视着那向自己走来的宁渊,眸中是一片不可置信,更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

    “他怎么会来?”

    “他来做什么!”

    接连两个疑问在心中升起,在听场外众人的议论之声,苏暮晚晴终是察觉到了什么,神色骤然一变,就要有所动作。

    就在此时,异变再起,苏暮晚晴将要动作的瞬间,那已然裂纹满布,千疮百孔的中央天坛之中,竟是绽放出了一片璀璨圣光,一股雄沉至极,浩瀚无尽的山川江河之力随之浮现,刹那之间便将这将要破碎的祭坛修补完全,甚至还加固了数倍,先前被震碎的圣源逆转大阵也随之重新,就苏暮晚晴笼罩在内。

    “这……”

    见此一幕,苏暮晚晴神色一变,随即催动体内圣脉之力,欲要化开这阵法,但结果却是泥牛入海,不见波澜,那大阵稳如泰山一般,将她死死禁锢在内,不见半分缝隙。

    “哈!”

    见此,苍穹云端之上,一直冷眼旁观的尹空骤然放声一笑,转望向了身旁默然不语的慕雨烟,道:“以百川之心化散之后残余的山川之力为根基,建立了双重圣源逆反大阵,左尊做的准备不少嘛。”

    听此,慕雨烟亦是一笑,淡声道:“雨烟这点小小手段,不过是多上一重可有可无的保障而已,不足为道,也挡不住此人脚步,反倒是王上,明知这人族实力非同小可,王上不该只有如此准备而已吧?”

    尹空摇了摇头,轻笑说道:“左尊果真是冰雪聪明,魔皇能得左尊这般的红颜知己,当真是羡煞旁人啊,不错,吾对此是有一应对之法,只不过嘛,今日是魔皇的登位大典,吾等这为臣子的,如何能夺去君上的威风,所以此人,还是留给魔皇处置吧!”

    “嗯!”

    听出,慕雨烟眸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神色,问道:“王上,你对魔皇便如此自信,这人族的实力方才王上可是亲眼见到了,当世之间,大圣不出,谁人能与他争锋?”

    尹空淡淡一笑,言道:“左尊知晓,尚能如此淡然,那吾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左尊与吾魔渊未来的天命呢,此人是妖星,乱吾魔渊,祸吾魔族的妖星,亦是魔皇命中天定之劫,魔皇欲要登位,君临寰宇,那就必须要以此人为踏脚石,若是连这都办不到,那只能说吾与左尊都看走了眼,魔渊之天命,另有其人。”

    听此,慕雨烟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神色莫名的说道:“雨烟明白了,既是如此,那就请王上拭目以待吧,雨烟可以保证,这绝不会让王上失望的。”

    “嗯!”

    注视着巧笑嫣然的慕雨烟,尹空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不安,似有什么不对,但具体不对在那,一时也说不上。

    不过好在,这般的心血来潮之感,转眼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微微皱眉的尹空,转头望向了逆王宫大殿之上,见那一头由魔渊气运凝聚而成的至尊魔龙声势依旧,没有丝毫崩溃化散之意后,他方才真正放下心来。

    皇者根基,江山气运也,只要这气运不衰,皇者便可君临天下,镇压寰宇,一切妖邪不得临身,更不要说祸乱天下。

    如今这宁天鸣气运昌隆,魔渊气运所化的至尊魔龙,更是将近凝成了实质,大势已成,哪怕天魔主亲至,也未必能够逆转,更不要说这一个人族与这似有几分怪异的慕雨烟了。

    “也许是吾多心了吧……”

    心中喃喃一声,尹空终是将方才那一阵心血来潮的不安给抛到了脑后,目光回转,继续关注着下方战场变化。

    尹空慕雨烟两人如何,暂且不论,回看战场之中,眼见那中央天坛圣源逆转大阵修复,宁渊眼神一冷,脚步又是加快了几分,体内真元运行,转化创生之力,迅速的抚平先前那倾力一击对自身造成的损伤。

    不错,宁渊受伤了,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纵是他如何强悍,也没有真正跨越最后一步,真劫三重还是真劫三重,半步成圣依旧是半步成圣,这般修为桎梏之下,他能一击力破百圣合招,就已经是逆天到了极点,如此还想要丝毫无损,做梦都不切实际。

    所以宁渊受伤了,也是因为如此,方才他才没有直接冲入天坛之中,在那圣源逆反大阵恢复之前将苏暮晚晴带出来。

    好在,这等伤势,对于宁渊而言,算不上多么严重,不过经脉开裂罢了,有创生之源运行,片刻就能恢复,如若他能再进一步,踏入那肉身成圣之境的话,这点伤势甚至连他的恢复速度都赶不上,转眼便能痊愈。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他踏入了这一境界,哪里还会因此受伤呢……

    话外之事,暂且不提,在宁渊伤势恢复,脚步加快直逼中央天坛之时,逆王宫的众多强者,此刻终是惊醒了过来。

    说是众多,但在百圣攻势被破,一片死伤惨重之后,这逆王宫中真正有实力拦阻宁渊的人,只剩下三个而已,那就是一直没有出手的三家老祖,那正处三厄之劫,脚踏半步大圣之境的强者。

    此刻,这三家老祖,面色是沉重异常,方才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他们,自是知晓宁渊的实力何等恐怖,一人一枪,正面强破百圣合招,如此能为,纵不是真正的大圣,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面对如此强者,三家老祖实力虽也不弱,心中仍是忐忑非常,只不过如今局势,他们已然退无可退,纵是心有不安,也只能强压按下,全力赴战。

    “方才左尊向吾传音,再过一刻,便是天命之时,届时左尊便会发动阵法,逆反圣尊体内圣源之力,重化圣灵珠,而这圣灵珠重现之后,会即刻融入魔皇体内,完成九灵相合,以此提升魔皇之根基,达到能可承接魔族至尊权柄的境地。”

    “也就是说,只要天时一到,魔皇便可登位,执掌至尊权柄,届时莫要说这区区一个人族,就是那天魔主亲临,也有一抗之能为。”

    “因此,吾等三人,无论如何都要拖住时间,万万不能再让此人毁去圣源逆反大阵,否则一切功亏一篑,再无挽回之可能,两位明白了么?”

    “吾知晓了,纵是拼去这条性命,也要拦住此人一刻时间,玄兄有战绝王赐下的魔天战魄,可为正面首攻,吾持灵天王赐下的造化灵晶,在后助玄兄一臂之力,至于叶兄,星沉王交予的玄天星辰图可能接引周天魔星之力,这牵制任务,就劳烦你了。”

    “好,便依照林兄之计,动手!”

    三家老祖,入三厄之劫的强者,一瞬之间千念转过,眨眼便定下了战法。

    只见一人率先攻出,正是三人之中的玄家老祖,号称玄天无痕的玄不语,此人身形高大,体姿健硕,虽同其他两人一样是白发苍苍,迟暮劫气缠身,但仍旧从内自外的透着一股霸道刚强之势。

    只见他率先出手,身影犹若一道奔雷闪动一般冲出,拦阻在宁渊身前,沉声喝道:“吾,玄天无痕玄不语,来领教阁下手段!”

    话语之间,玄不语一步踏出,脚若重山一般重重的践踏在了地面之上,一声轰鸣震荡,大道应声而碎,随后竟见道道地气魔流自从其中奔涌而出,在玄不语那健硕的躯体之上纠缠而去,转眼便化作了一件漆黑如墨,魔光涌动的战甲,还有一面铭刻着无数魔纹,其中隐有千万狂啸之声传出的银色大盾。

    这正是战魔一族的至宝,魔天战魄,魔天为甲,能可汇聚魔渊天地魔气,不仅仅坚不可摧,更能源源不绝的加强与恢复自身力量,有魔渊不灭,魔天不破之称,战魄为盾,与魔天甲同出一源,但汇聚的却不是魔渊天地魔气,而是战魔一族的战魂战魄,一盾汇聚千万战魔之力,能可卸转一切攻击,术法神通也好,战技武诀也罢,都难以撼动这战魄。

    凭借此宝,战魔之主战绝王,成为了六王之中仅次于逆乱王的强者,战绝之名,寓意在这魔天战魄之前,只能战至绝境!

    而现如今,这魔天战魄虽不在战绝王之手,但这玄家老祖玄不语,也是一位以守御著称的强者,否则也不会夺得一个玄天无痕之名了。

    此番,为保魔皇登位大典万无一失,战绝王特地将这魔天战魄交给了玄不语,而玄不语也不敢辜负战绝王的重托,纵是明知对上宁渊凶险非常,一样接下了这正面首攻之任。

    现出魔天战魄,玄不语脚踏大地,双手持盾,周身上下魔元奔走,浑然无缺,整个人就犹若那魔恒百川一般,横阻在宁渊身前。

    而在他身后,那林家老祖林无名,叶家老祖叶君绝,也分别祭起了六王交予他们的至宝,灵魔一族蕴无尽生命造化之力的造化灵晶,出自星沉王尹空之手,能可接引魔渊魔星之力的玄天星辰图,两件至宝各展威能,与那魔天战魄一起,构成了一个无可撼动的三角守势。

    见此,宁渊却是一言不发,脚步更不见丝毫停缓,直逼至那双手持盾,沉稳如山的玄不语身前,根本不理会这魔天战魄如何,就是一拳重击而出。

    一拳轰出,虽无天罪极致毁灭之威,但在天御神护加持之下,这强悍到了只能用恐怖来形容的肉身力量,一样不可小觑,面对这势沉力重的一击,玄不语不敢有丝毫松懈,魔天汇聚天地魔气于一身,双手紧握战魄大盾,身若泰山倾倒而出,正是其威震魔渊的无双战技,玄天覆,攻守合一之招。

    身倾如岳崩,魔天合战魄,玄不语重压而下,欲要以力对力,强撼宁渊拳势。

    见此,宁渊竟仍是不闪不退,天御手甲之上,血色龙纹震起一声狂啸,猩红如血的龙眸骤然开启,透出一片霸绝天下的凶狂煞气。

    “轰!”

    随后,龙啸之声,骤被一声轰鸣掩盖,身有魔天战魄,举盾强压而下的玄不语,只感到一阵恐怖得难以想象的力量正面碾压而来,手中汇聚千万战魔之力的战魄都难以将其完全卸转,巨盾震动之间,霸道无匹的劲力刹那贯身,直透五脏六腑。

    “啊!”

    一声低吟,玄不语沉稳如山的脚步,骤见一阵踉跄,如泰岳倾覆而下的躯体,竟是被强行震荡而会,脚步连退之间,口中鲜血溢出,顿时染红了那银白胡鬓。

    “玄兄!”

    见此一幕,后方林无名与叶君绝顿时变了颜色,连忙出手驰援,只见林无名催动造化灵晶,一股造化生机沛然而现,涌入玄不语体内,顿时稳住了他那遭受劲力侵袭,震荡开裂的五脏六腑。

    而一旁的叶君绝亦是催动起了玄天星辰图,一阵阵魔星光芒落下,交成星阵之势向宁渊镇压而去,欲要牵制他进攻动作。

    然而宁渊对此,却是不管不顾,因为那魔星华光落下,根本触及不到他的躯体,便被天御神护之上的璀璨金华给碾碎开来。

    天御神护,万法不侵,这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只要其力量没有超过一定限度,那么这世间的一切术法神通,都无法对天御神护造成伤害。

    既是一切,那么自然也包括这魔星之力,叶君绝牵制之势,无功而返。

    叶君绝牵制无功,宁渊再无阻拦,又一次杀到了玄不语身前,直让玄不语心中满是苦涩与无奈,这喘息一瞬都没有,纵那造化灵晶神妙至极,也能将他伤势恢复大半而已,还有小半压身。

    虽说只是小半,但在宁渊面前,这一点小伤,却成为致命的破绽,方才那一瞬交锋,已然让玄不语切身体会到了宁渊的战斗风格,强悍,狂暴,蛮横,凶猛得犹若一头暴怒的洪荒巨兽一般。

    在这般的攻势之下,根本不得喘息的自己,体内的伤势必然会不断积累,最终一同爆发出来,那时,可就不是什么小伤了。

    可就算明知如此,玄不语也没有办法弃战而逃,只能又一次举起战魄巨盾,欲要再抗宁渊一击。

    “十方无敌—破军!”

    面对玄不语的顽抗,宁渊没有一丝留手之意,以身为枪,以拳为锋,霸王神武再出,天御手甲化作一头怒龙,狂啸重击而出。

    “轰!”

    只听一声轰鸣巨响,无比狂暴的力量肆虐而出,两人脚下大地再也难以承受,刹那沉陷数丈,震起漫天尘烟,掩盖住了众人视线。

    “玄兄!”

    见此一幕,林无名与叶君绝神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急忙上前欲要援手。

    然而,他们方才起步,那沉陷的大地之中,便震起了一声惊天轰鸣,一道金色龙影,自从其中狂啸而起,在空间之中撕裂出一片血色华光。

    空间,自然不会流血,纵然崩毁,也只有一片混沌,这撕裂的血光,是来自被龙影撞出的那人!

    玄不语!

    这身披战魔至宝,号称玄天无痕的玄级老祖,此刻被这一道金色龙影怒然撞出,身躯之中,由下至上,被撕裂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血肉成灰,骨络粉碎,甚至连内脏都崩散了大半,那坚不可摧的魔天之家,早已化作魔气湮灭开来。

    御天之招,升龙一击,在宁渊那极致的力量催发之下,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能,一击,魔天碎,战魄崩,这曾经名动魔渊的玄天无痕,彻底成为了过往。

    龙升绝巅,宁渊身影再现,右腿横扫而出,直接将那不知生死的玄不语犹若一个破布娃娃一般扫开,以至虚空之中又是爆起了一片凄厉夺目的血光。

    “老祖!”

    “玄兄!”

    见此一幕,场外玄家众人,还有后方的林无名叶君绝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这倒不是他们三人交情如何身后,而是玄不语此刻的模样,让他们心中升起了一阵惊恐,以守御战法著称,身披魔天战魄的玄不语都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连魔天战魄都没有的他们,会好到哪里去么?

    心中惊惧,让那死战之心不由动摇了起来,可就在两人心思退走之时,那左尊慕雨烟的传音又是响了起来。

    “雨烟已然开启圣源逆反大阵,即将就能重化圣灵珠,两位老祖,无论如何都要挡住此人,否则功亏一篑,同样是死!”

    一声冷喝,让林无名与叶君绝骤然惊醒了过来,两人既能踏入三厄之境,那自是有大智大勇,果决非常之人,眼神交错一瞬,已然有了决定。

    “人族,这魔渊乃是吾魔族之地,岂容你在此逞凶,吾叶君绝今日纵是拼着一死,也要拖你共入九幽!”

    叶君绝厉声怒喝,但手中却不见动作,是想要以言语拖延几分,游斗再纠缠几分,以此换来那宝贵的时间。

    只是可惜,下一瞬,他换来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一记重拳,以极致力量换来极致的速度宁渊,刹那攻到了他面前,半句废话没有,就是一击轰杀而出。

    “砰!”

    只听一声沉闷但却分外震撼的声音响起,这叶家老祖连一声哀鸣都未能发出,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涌,在虚空之中纷落而下,凄厉非常。

    “叶兄!”

    见此,三家老祖最后一人的林无名,面色更是苍白了几分,心中更不知是该战该死该退,但好在他不用再做选择,因为宁渊根本没有给他选择的时间。

    宁渊脚步踏开,缩地成寸一般,转眼便已逼近了林无名身前,惊得这位林家老祖眼神一颤,不由高声喊道:“人族,吾乃……”

    “我不想听你废话,滚开!”

    言语未来,一拳已是重击而至,不及防守的林无名惨嚎一声,整个人直接被这一拳击飞了出去,与先前的叶君绝一般撞入了逆王大殿之中,被一堆坍塌而下的碎石掩埋。

    不过转眼,三家老祖,皆尽惨败,反观宁渊,仍是一如先前那般,脚步不停,直往中央天坛而去。

    半步证道,真劫三重,放眼天下,五域四海,大圣不出,谁与争锋?

    无人!

    眼下一切,便是最好的证明,百圣联手,一击瞬破,三祖同心,也坚持不住半刻时间,面对如此恐怖的强者,方才还不住高声呐喊的众人,此刻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悍然扼住了咽喉一般,再也发不出一句话语来。

    纵是能,宁渊也不会理会,突破三家老祖攻势之后,再无阻挡的宁渊,终是来到了这中央天坛之前。

    望了一眼那圣光环绕,以百川之心化散之力为根基的圣源逆转大阵,宁渊反手将贯入大地之中的天罪拔出,随后一枪横扫,毁灭雷霆肆虐之间,天罪枪锋在那大阵上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下一瞬,一声轰鸣巨响之间,裂痕崩碎,大阵损毁,宁渊提枪而上,走到了还未从这一切之中回过神来的苏暮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