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线上娱乐,亚洲城在线娱乐



ca88亚洲城(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七章 特别温暖踏实

    “她到底丢什么了?”小洁愣了半天才总算说出一句话来,“她跑出去不会是去自杀吧!”

    “谁知道呢,神经了!她有什么东西可丢的,”妙妙弯腰把地上的书一本本捡起来码回桌上,“你也不用担心她去自杀,自杀就是造福社会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涂轻语和凉心闻言笑了笑,对视一眼后,一起收拾着满地的东西。

    笔记本当晚就放在涂轻语的枕头下面,而张洋,则一夜没回寝室。

    第二天是周末放假,涂轻语昨晚已经发了短信,告诉白莫寒不用来接,她要坐凉心的车回去。

    这是涂轻语上警校以来,白莫寒第一个没出现的周末,同寝的人看到都觉得惊奇。

    “轻语你男朋友今天居然没来?”妙妙比涂轻语本人还担心似的,“不会是被哪个小妖精勾搭上了吧?你快打个电话问问。”

    涂轻语当然不能说她给白莫寒发了信息,笑了笑道,“她和我爸出门了,昨天发过信息告诉我。”

    “和岳父大人一起出门?你们连父母都见过了?也太幸福了吧!”妙妙艳羡道。

    “全家都支持的恋爱,真好啊,像我一直都没敢告诉我家人,我正在谈这个男朋友。”小洁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话间,凉心家接人的车开了过来,涂轻语和妙妙她们道别,和凉心上了车。

    车门关上,缓缓开启,驶离校园。

    二人从包里拿出张洋的笔记本,打开来看。

    凭涂轻语和凉心一周的观察,张洋每天都会写日记,然后很宝贝的收起来,收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最初两天她俩一直没找到她放到哪里,直到看见了她每天都趴在床下动她那几双鞋。

    二人一直觉得张洋的日记本上会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但应该没有什么太出格的内容,毕竟平时她都一副古板的指责别人的模样。

    不过看到张洋刚才的表现,日记本里的内容,估计比想像的,更要丰富多彩一些。

    两人翻开第一页,没什么内容,只写了个日期。

    然后是第一篇日记,是到校第一天写的。

    一开始就说了说终于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心情不错以后要出人头地什么的,还算正常,往下就有些让人不舒服了。

    张洋对班上尤其是宿舍里的同学非常不满意

    妙妙是个没有素质的人,吵吵嚷嚷像个泼妇。

    涂轻语是个为人淫荡,整天不回宿舍在外面和男人幽会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小洁就知道吃,这种人是不会有出息的。

    小白说话慢吞吞,智力肯定低下!

    凉心最喜欢刷存在感,和涂轻语恶心的友情,什么全级第一,都是假相,其实心思最歹毒。

    涂轻语往后翻了翻,日记并不是每天都记,但每次写的内容都差不多张洋自认周围都是垃圾,而她是一个被垃圾们恶意排挤和伤害的人。

    再往后翻了几页,都是对寝室众人的谩骂,直翻到期中测验前两周的时候,日记上终于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名字仲谦。

    涂轻语被这个名字惊到了一下,指着上面对凉心道,“这不是明星吗”

    “明星”凉心皱了皱眉,“什么明星你说仲谦”

    “不对,现在还不是明星,以后才是”涂轻语恍然大悟的喃喃道。

    原来仲谦做明星前读过警校,还真是有点意外,为什么后来没做警察做了明星呢这点涂轻语还是挺好奇的。

    不过她一点都没有想认识仲谦的意思,毕竟白莫寒会吃醋。

    两人继续低头看日记。

    可以看出张洋对仲谦的印象很好期中测验两周前,她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饭卡落在食堂桌上了,仲谦追出来还给了她。

    她认为仲谦是她暗无天日被压迫生活中一缕清新的春风。

    仲谦这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平时话不多的校草级别的男生会把饭卡送还给她,一定是对她有不一样的看法。

    而且仲谦比涂轻语那个帅男朋友要好太多,太帅的都花心,涂轻语早晚会被抛弃,像仲谦那样稳重的才专一,会一辈子对她好

    相比这些,让凉心和涂轻语吃惊而又一阵阵反胃的,是张洋对想象出来的她和仲谦的各种露骨的亲热描写。

    涂轻语胃里翻腾着合上了日记本。

    之前对张洋的那一点可怜顿时化为了胃酸,她以前写**的时候,都没这么露骨,这张洋真是比**作者绝对有过之无不及!

    凉心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平复挥之不去的恶心感觉。

    “我还以为她是个老干部一样的老古板,没想到这么与时俱进,也真让我开眼界了。”凉心往后座上一靠,“每天把别人恶心挂在嘴上的人,其实最恶心。”

    涂轻语回到家,照例是一顿热闹的早餐,洛凡现今几乎成了涂家的孩子,在涂轻语家里比他在自己家里时候还多。

    热闹的一天过去,晚上白莫寒去了涂轻语房里。

    涂轻语打开榻榻米将夏天的衣服都打包好装进去,白莫寒靠着枕头坐在旁边看。

    “为什么没让我过去接你”他问。

    “我和凉心坐车回来的,我们”涂轻语整理衣服的动作顿了顿,想了想,爬到白莫寒身边,“我们偷了张洋的日记。”

    “张洋”

    “就是告状的那个女生。”涂轻语道,“她还真的有点变本加厉的意思,我和凉心就想给她个教训会不会太过了她不会真像小洁说的想不开去自杀吧我们其实也没打算公布,就是想让她心内不安,收敛一下,如果她不再主动招惹大家的话”

    “偷个日记本而已,哪里会过”白莫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太心软了。”

    “不是心软,我就是觉得她就是个小姑娘而已,要不是她真的太过份”涂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垂眸道,“而且她日记本里面确实写了挺多不可告人的”

    “哦”白莫寒饶有兴趣的勾起唇角。

    他倒不是对张洋好奇,只是好奇写了什么会让涂轻语说这种话。

    “日记拿回来了吗”他问。

    “拿回来了,凉心非让我收着。”涂轻语说着抬起头,随即就是一怔,跪起来捧住白莫寒的脸,“我说寒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我只是好奇她写了什么,会让你说出那种话。”白莫寒淡淡道。

    “”涂轻语。那还真是写了不少

    “拿来看看。”白莫寒捏了捏她的手指。

    “还是别了”涂轻语觉得传看别人日记其实挺不好的,虽然张洋动她手机的时候可没这么自觉。

    “姐”白莫寒搂住涂轻语,在她耳边撒娇似的咬了一下,软声道,“让我看看”

    这可真是许久不见的撒娇,这两年白莫寒因为身体显已经不再和她撒娇了,突然态度软软,涂轻语有点招架不住。

    这时白莫寒放开她起身,朝书桌走过去,“你一定放在包里了。”

    “”涂轻语。

    白莫寒很快从她包里翻出了日记本,打开来看。

    内心阴暗的人他见过不少,张洋这种根本算不得什么,至于后面比**更露骨的描写,他也无动于衷,唯独那个反复在日记中出现的名字,有点让人莫明火大。

    “这个仲谦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仲谦”白莫寒将日记本扔在书桌上,转身问涂轻语道。

    “什么我喜欢的,我只不过有一点欣赏罢了。”涂轻语无语道,“至于是不是那个明星,我也不知道,不过叫这个名字的人少,估计是吧”

    “你没见过面”白莫寒扬眉。

    “我怎么可能见过面”涂轻语恨不得锤地,“我每天训练那么忙那么拼命,吃饭时间都恨不得用来给你发信息,一回寝室洗完就上床找你聊天,哪有时间关注别人”

    “我们女警和男警又不在一个校区,距离很远,又很少会合练,我怎么可能认识那边的我连他到底是学长还是同级都不知道!张洋那是在食堂巧遇的,我每次都是和凉心一起吃饭,也从不会忘记饭卡。”

    涂轻语这番话不是解释,而是事实,是这样,她就说了出来。

    白莫寒却听得面色越发缓和下来,先前那点醋意也都消散。

    确实,这两个多月以来,涂轻语除了训练,时间都给了自己,连涂地都要在饭桌上抱怨涂轻语给他打的电话太少。

    没什么可担心的,要学会相信涂轻语,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寒寒,你真是对自己太不自信了。”涂轻语站起身,朝白莫寒走过去,“你都不知道我们寝室几个女生多喜欢你,你居然还总是担心我喜欢别人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不管让谁看,咱们俩都只可能是你甩我,不会是我甩你好不好”

    “还说什么是我喜欢的仲谦,我喜欢的这个我喜欢的那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谁了还是说我在你心里和张洋日记上的一样,特别水性扬花见一个爱一个”

    涂轻语走到白莫寒跟前,双手掐住他颊边,恶狠狠的捏了捏,“我喜欢的就只有你!再说那种话,我真的会生气的!”

    “知道了”涂轻语挑了挑眉问。

    “恩。”白莫寒微笑着应了一声,顺势将她面对面抱起,转身往门外走。

    “衣服没装完呢!”涂轻语叫道,“你又干嘛!”

    “去我房间睡。”白莫寒不由分说,将她抱出房间。

    二人一出门,在走廊上撞见了稍显吃力背着洛凡的涂晓枫二人。

    “这是干什么呢”涂轻语怔了怔。

    “打游戏输了。”涂晓枫呼哧带喘,“说好输了背三圈。”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涂轻语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什么,叫道,“我房间灯还没关呢!”

    “交给洛凡。”白莫寒淡声说,抱着涂轻语进了他的房间。

    “”洛凡。

    这怎么还凭白无故揽了点事儿做呢

    回到房间,涂轻语就被白莫寒压在床上。

    “再说一遍。”男人手指温柔的卷弄她的发丝道。

    “什么说一遍”涂轻语不解的眨眨眼。

    “只喜欢我一个人的话,再说一遍。”白莫寒眸光温和,唇角带笑。

    “只喜欢你。”涂轻语道。

    说完就被白莫寒亲了一口,低头看着她,“再说一遍。”

    “你怎么越来越幼稚了!”涂轻语一脸无奈。

    “我喜欢听你说。”白莫寒笑。

    他确实很喜欢听涂轻语说喜欢,每次听都觉得特别温暖,特别塌实。

    “只喜欢你。”涂轻语捧住白莫寒的脸,“就算你不喜欢我了,我也还是喜欢你,在一起这么久,我就是这么死心眼儿的人,你还不了解吗一根筋到底,认定的事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怎么一根筋到底”白莫寒挑了挑眉,故作认真的问,“像是妈小时候告诉你不准吃小狗碗里的东西,你也还是偷偷去抢”

    “白莫寒!”涂轻语叫了一声。

    “什么事”白莫寒一脸无辜。

    “我发现你真的很欠揍啊!”涂轻语捏了捏他的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忍不住笑了笑,“但是我也喜欢,我可能是个被虐狂”

    “我也喜欢”白莫寒低头吻住她。

    这个周末涂轻语和凉心都过的不错,但可想而知,张洋应该过的不好。

    周日晚上,二人一起回的宿舍。

    进门时,张洋已经在宿舍里了,妙妙小洁她们也都在。

    张洋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激动的情绪,有些发蔫,见到涂轻语她们也没了之前的挑衅,一言不发地在床边坐了很长时间。

    熄灯之后,她一直翻来覆去,半夜了都还能听到她翻身的声音。

    张洋这个状态别说多久,一个月就能把她熬得够呛了。

    涂轻语和凉心都觉得,没必要公布那本日记了。

    内心的煎熬和不断警惕着日记内容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突然爆出来的恐惧,是对张洋是最大的折磨。

    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张洋都像丢了魂一样,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看人的眼神都一直是回避躲闪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