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线上娱乐,亚洲城在线娱乐



ca88亚洲城(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7.第八十七章、手心手背

    此为防盗章

    耿舟即便被水糊得睁不开眼, 也还是能清楚地闻到他身边弥漫的酒气。(看啦又看小说)酒能醉人, 也能熏人, 耿舟好不容易缓过来,又深吸了一口自己身上的味儿, 便被恶心到了,扒在洗手台前大吐特吐。

    那个劲道生猛得,怕是要把自个儿的肺给吐出来。

    等到肺快吐完了。

    耿舟累极,趴在那儿像狗似的喘气。

    他闭着眼睛回忆今天发生的事儿。

    ——刚过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事逼林给他打了个电话, 让他明早去拿叶知荫留下来的录音带。

    ——十二点十分的时候,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事逼林又给他打了个电话。这次他没接,这不奇怪, 一个烂酒鬼是接不着电话的。

    ——后头的发展就很离奇了。林泉打了很多通电话,他很想伸出手去接,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脑子浑浑噩噩的, 眼睛也睁不开。又过了半个小时, 林泉赶到了他家, 把他从那破地下室里救了出来。

    最后的意识很乱。

    他仿佛听到了许久未闻的叶知荫的声音。

    哦, 是叶知荫留给他的那卷录音带里头的声音。林泉把它带到医院放给他听了。

    他说呢,死人又不能复生。

    难不成叶知荫还能从棺材缝里蹦出来,掐着他的脖子, 恶狠狠地骂他不争气?

    耿舟低低地笑了, 嘴角带着疲软和愉悦。

    笑得像个神经病。

    自顾自地笑了许久, 他闻着空气里弥漫的酒气和檀香味,突然他那被酒泡软的脑子,终于回光返照,觉察到一丝捋不明白的奇怪。

    檀香味……

    耿舟皱了皱眉,这味道他很熟悉,就是某些公共洗手间为了掩盖骚臭味而准备的檀香味清新剂。

    可他不应该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吗?

    医生不是说自个儿酒精中毒,又发现得太晚,很有可能一命呜呼吗?

    他这是在哪儿,难道那些送医院的苦逼事全是他做梦?

    他说呢……这年头,肯定还没有喝酒死人的。那一箱青岛啤酒都是他在门口小超市那儿买来的,合法商家,收银的小妹人还挺好,买了一箱啤酒还让他摸了个奖。

    就是他手气背,摸奖全是谢谢惠顾,连个牙膏的边都没摸到。

    这时鼻端不止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檀香味儿,耳边还传来了有人脱裤子放|尿的动静。

    “……”

    耿舟皱了皱眉,他下意识地睁开双目,扶着自己从洗手台上起来。他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犀利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儿,然后皱着他两道好看的俊眉,视线最终空洞地停留在一个急冲冲地跑进来,拉开裤拉链,放完尿一顿舒爽的活人身上。

    活人大约憋急了,那尿放到一半,仰起脖子一阵感叹,才发现了耿舟直勾勾的、丝毫不躲藏的目光。

    “……”

    “……”

    四目相对。

    活人先尴尬地站直身体,他憋红了一张脸,假装不在意地把裤拉链带上,挠着后脑勺客套地打着招呼:“舟哥啊,好巧啊。嘿嘿嘿嘿嘿嘿。您吐爽了吗?吐爽了回包厢去吧,大家伙儿都等着你呢。”

    耿舟脑子还浑着,活人说了什么,压根听不清。

    活人穿着流行几十年不衰退的破洞牛仔裤和皮夹克,脚上踏着一双价值不菲的名牌球鞋,要是不看脸和身材,单从衣着来猜,他会以为这是林泉找来的盗版叶知荫。

    耿舟的目光在活人的倒三角眼和萝卜腿上周旋了好一会儿,他才在记忆的边角料里想起了这人是谁。

    这人叫赵大华。

    叶知荫刚出道时,公司派给他的三流助理。

    既然是三流助理,当然跟不长叶知荫。

    自耿舟和叶知荫成立了两人组男团之后,公司就又给他俩派了一个小姑娘和一个资深跑腿儿的当助理,全没有赵大华的位置。

    而赵大华这人心也够野的。跟着叶知荫的时间不长,穿着打扮无一不模仿他家主子,这让耿舟以前就对这人没啥好感。

    自他和叶知荫组成团队,再到叶知荫意外离世,他都没见过这个赵大华。而且耿舟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以前也没问过林泉这赵大华离了叶知荫助理的位置后,在哪里工作,此时猛地一见,他竟有一种隔世般的迷茫感。

    所以说起来,他也有五年没见过这人了。

    五年没见,所有的没好感全变成了蛮有好感。岁月磨平了耿舟的棱角,耿舟此刻看哪儿哪儿觉着好,连带着能把赵大华看出一朵花来。

    他托着腮,眼带笑意地盯着人赵大华,像是要在人身上盯出两个窟窿儿来。

    耿舟待见赵大华的原因太简单了。

    这些年来,他和叶知荫相关的东西越来越少,只留下来几张陈年照片,如今也泛了白,卷了边。眼下既然眼前就站着一个和叶知荫相关的人物,还是个活的,他自然待见得不得了。

    当年的鄙夷、排斥全然不见。

    眼睛闪亮得像个痴汉。

    耿舟只是透过赵大华去摸一点叶知荫的影子。

    而赵大华却不是这么想的。要知道耿舟此人,喜怒哀乐全在脸上,他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尾的轻蔑气息能活活把人气死。

    以前耿舟就是讨厌他,众所周知,没什么好怀疑的。他也明白耿舟为啥讨厌他,不就是觉得他是个盗版呗。没人叶知荫的脸和气质还偏要模仿他,模仿了个一二分,狂炫酷霸拽没学上,非主流杀马特风倒是学了个十成足。

    这些事情赵大华心知肚明,但他也挺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耿舟虽然在选秀上落了后,得了个第六名,就早早地退出了舞台,和他家主子没法比,但去个机场,还是有大把大把粉丝跟着跑的,也算是小有名气。

    他一个小小的助理,小细腿没办法和人胳膊硬拗。

    好在他家主子和这王八舟虽然是同一个选秀节目里出来的,但一直没什么交集,他平常也遇不到这个王八舟。

    今天这场男洗手间的偶遇,倒是把他赵大华上辈子的霉运都提前带上来了。

    赵大华硬着头皮承受着耿舟热情四射的目光,心里诡异地想着:这王八舟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这人其实一直深深地爱慕着自己,那些鄙夷和厌恶都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今天喝醉了所以暴露了本性?

    可他才不是什么鸡|巴同性恋!

    赵大华越想越觉得这猜测靠谱,顿时头皮发麻,肺里阵阵作呕,恨不得脚上踩起风火轮,立刻逃离王八舟火辣的视线。

    好在这时,救世主叶知荫的短信到了。

    赵大华点开一看,主子的话一向干脆利落,这次也只有寥寥数字:

    这么久,你是不是掉进坑里了?

    “……”如假包换的主子,毒舌的口吻和以往一般无二。

    这条信息他还没回复,就见叶知荫又催促道:

    包厢太闷了,我想走了。我在洗手间外等你,你从坑里爬出来吧。

    赵大华有些气不顺,但跟着叶知荫走,总比在这里被变态版的王八舟视奸好,他把不顺的气给顺了出气,抬眼笑嘻嘻地和耿舟打着官腔,道:“我家主子让我送他回去了,舟哥你也知道的,今儿个节目结束后,他也被人灌了不少酒,那群人红的白的都灌,他酒量再好也顶不住,我得送他回去了。”

    赵大华看耿舟没反应,还是愣愣地盯着他瞧,便又补充了几句:“那……舟哥,我先走了,有事以后联系昂。”

    这小助理像逃瘟疫似的往门口走,他把门开了,对外面那人毕恭毕敬地哈腰点头,也让耿舟那句“你现在给谁当助理”的话彻底咽进了肚子里。

    耿舟朝思暮想的那人,正懒洋洋地倚在洗手间对面的墙上,勾着背,翘着腿,嘴角叼着一根烟,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嗯,不得不说,还是很帅。帅哥今儿个戴着一顶鸭舌帽,柔顺的黑发乱糟糟地藏在帽子里,那是个藏在帽子里的鸟窝。

    耿舟盯着这头乱糟糟的发丝浮想联翩。

    叶知荫见对面门开了,抬起下颌,往里头瞅了一眼。

    外头的走廊没开灯,黑压压的一片,叶知荫又穿了一身黑,只有眼睛是亮的。

    “……”

    耿舟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在那一刻,竟然是停止的。

    他又将手腕抬起,摸了摸眼角。

    还好,是干燥的,没他想得那么没出息。

    叶知荫见赵大华还不出来,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冲进去扯着助理的衣领就往外走。

    他连一眼都没有施舍给耿舟。

    待耿舟就像个陌生人。

    耿舟在叶知荫走进来的那刻跳动得异常活跃的心脏,又像死了一般,慢慢平稳了下来。

    他苦涩地吐出一口浊气。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想不通。

    这世间,没有死而复生,但是老天却给了他一个弥补的机会。

    他……

    又重回到了他和叶知荫刚认识的那一年。

    赵大华是用过早餐才来接叶知荫的,却没料到今天叶知荫这么早起,还亲自下厨房——要说叶知荫会做饭这件事,赵大华是知道的,偶尔叶知荫还是会做点营养餐犒劳他和自己。但知道归知道,赵大华是觉得叶知荫懂做饭这项技能,实在是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太违和了。

    好好的大少爷,懒成精了,竟然做得一手好菜。他这个勤勤恳恳的小助理却不会下厨!这不是很矛盾吗?

    相处久了,赵大华才隐约晓得了叶知荫善厨艺的原因。

    这人啊,就是太龟毛了,有洁癖还要求高。之前叶知荫读大学没住寝室,租了一个房子住,他尝试过雇佣了一个保姆做菜洗衣,结果那保姆是外地人,做菜齁得不得了。敢情盐是雇主家的盐,不是那小保姆家的盐,所以她放多少勺都不会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