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线上娱乐,亚洲城在线娱乐



ca88亚洲城(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2章 不认识了?

    叶宁眼神怪异的看着他,既然看出她不是老实的人,难道他就没看出,她也不是会被谁禁锢的人么?

    此时两人已经离开人群,四周没有其他人。(看啦又看小说)

    正因如此,司琛才会有刚刚的动作。

    他重新拽住的叶宁的手,似乎要带她去哪里,这个方向应该是他家的位置。

    叶宁皱着眉,她自然不会如他愿的。

    心里已经在算计用多大的力量挣断这个锁拷,想法还没实施,司琛忽的扑过来,带着她飞快闪到旁边。

    几乎在两人躲过瞬间,一把匕首落在刚刚二人所在的地面上。

    臭狗?他也出来了?

    看到匕首瞬间,就认出这是属于臭狗的,叶宁本来还在想自己出来了,他是不是还在里面,但显然她担心多余了。

    司琛此时表情很是不悦,躲闪过后,他瞥了眼那把匕首,眸色微微一深,随后视线落到一个方向,“又是你?玩了这么多次躲藏游戏,不腻吗?”

    显然已经知道对方所在的方向,司琛声音都是深沉的,站在他身边的叶宁,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溢出来的杀气。

    叶宁是知道司琛多次被暗算都是臭狗所为,但司琛并不知,她以为臭狗不会出来,会像往常一样离开,但是她却想查差了。

    林子后方,一抹身影走了出来,正是臭狗本人。

    叶宁意外之余看向身边之人,发现臭狗那刻,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看来司琛早就对臭狗有所怀疑了。

    也是,连她都注意到臭狗对司琛的态度不对,作为被针对的本人,应该感觉更深。

    只怕之前是没有证据,所以他没有点破。

    不过,臭狗又是什么意思,以前不敢现身,这一次却露面,难道不怕司琛杀了他?

    据叶宁了解,臭狗能力不错,可是唯一保命的异能,他练得还不够,跟身经百战又是攻击异能再身的司琛相比,实力相差不少,所以没有旁人的帮忙下,臭狗没有任何胜算。

    而这个疑惑,叶宁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走出来的臭狗盯着司琛看了好一会,目光却看向了叶宁,只是话确实对司琛说的,“放开她。”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司琛淡淡看去,话语却充满挑衅。

    臭狗却忽的扯唇,他声音如常沙哑,“你以为你困的住她?”

    “恩?”司琛听到这话明显愣住。

    而叶宁亦是挑眉看向臭狗,看来还是臭狗对自己比较了解。

    司琛意识到臭狗的话中含义时已经晚了,他听到轻轻一响,看去时,本被手铐烤住的叶宁已经闪身站在五米开外,此时正揉着手腕微笑的看着他。

    手铐是从中间断裂,裂口扭曲变形,看着像是被人直接撕碎一样。

    这个情况显然出乎司琛意料之外,随后他像是接受事实一般,解开拷在自己这边的铐子,将已经坏掉的手铐顺势丢在地上,“我还是小看了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不知道是对叶宁说的还是对臭狗说的。

    臭狗显然不想和司琛对持,他敢出来就是笃定有叶宁在,此时眼神示意叶宁离开。

    不过两人的计划还没实施,司琛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两人都是顿住。

    “如果你不想再见到你的家人,你可以走。”司琛此时已经恢复往日那个淡漠气质,他做事向来有两手,本身考虑过叶宁这边的情况,所以留了后手。

    而叶宁听到这话瞬间,便是明白家人在他手里。

    她也想过这是司琛的谎言,可是他笃定的模样让叶宁不敢去赌。

    司琛这人计谋多,既然他能知道自己在这里,那么找到祝月云他们也不是难事,所以这事多半是真的。

    想到这里她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你把他们带到哪里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还没那么卑鄙,他们现在处境很安全。”司琛道。

    叶宁则是冷笑,“是么,拿我的家人威胁我,还不算卑鄙么。”

    “如果你要这么理解,我无话可说,但我从没想过害你。”他专注的眼神看来,里面除了蕴藏的黑色,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叶宁心中一动,收起那抹怪异的感觉,脸色比之前更沉。

    而这时,从刚才就没怎么说话的臭狗,突然开了口,“你比以前更加卑鄙。”

    这句话让两人同时看向他。

    司琛瞥了他一眼道,“以前?我不记得见过你。”

    “呵呵。”臭狗呵呵笑了几声,扭曲的疤痕让他的脸更加恐怖几分,连那声音似乎都受影响般,只觉得比平时更加难听,“司长官人多事忙,不记得我也正常。其实我挺佩服你的,昧着良心坑了那么多兄弟,也没觉得心里不安,反而过的舒舒坦坦。”

    “我到底想说什么。”司琛脸色蓦地一沉,向来寡淡的他,仿佛被人碰到逆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锐利可伤人的气息。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看来是心虚了。如果我不提,你应该当做已经忘记了吧,不过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不是你不承认就没发生一样,你说对吗?”

    司琛眼里的黑色越发浓烈,他目光逼视臭狗,声音比之前更沉,“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臭狗无视他的威逼,冷笑几声,目光也徒然冷冽起来,“自然是被你坑害过的人中的一个,我这张脸你肯定看不惯吧,可是它确是你一手造成的,司琛,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说到后面,臭狗的语气忽的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没有讽刺、没有针对,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而这一刻的臭狗,浑身的气质也和平时极度相反。

    司琛蓦地僵立原地。

    虽然他的表情没有很多变化,可是从他震惊的眸中可以看出他认出了臭狗。

    果然是认识的么?

    叶宁一度以为两人主要矛盾在于身份和遭遇上,可如今却听出不对,看样子,除去这些,两人竟也是认识的。

    气氛一度变得诡异起来,叶宁难得有了看下去的心情。

    其实,她这人好奇心还是有的,对于臭狗的身份一直很好奇,这一次应该就可以知道了。